首页文章校园文章
文章内容页

右眼的黎明

  • 作者: 童予意
  • 来源:
  • 发表于2018-09-11 17:13
  • 被阅读
  •     致‘影子’
                                  
     
        医生‘你现在要好好保护你右边的眼睛,已经出现散光了,现在是近视,左边的眼睛....看不见,我们也无能为力了,以现在眼科手术治疗....你年龄过了...’
        影子‘恩,没事,都习惯了,同学都说我戴眼镜是装逼,呵呵’
        医生‘尽量别摘下眼镜,以后两三年换一次眼镜,现在目前的情况,就不必一年换一次了’
        影子‘我会瞎吗’
        医生‘这个得看你了,好了,选个镜架....’
                                                                                                                                                                                                                                                   题记

        本
    以为出了学校就可以主权自己的生活、主权自己的选择、主权自己的道路,可是仅仅只是一年多的时间,在社会这条命脉线上走了一段里程,从最初的自信和坚强,被如今现实的残酷和人性的冷暖,剥夺的只剩下残喘。
        太遥远的路,不知道是否能够有一个盼头,而脚下的心酸却敲碎着她远在天边的梦,每一个黎明到来的初期,每一次黄昏的落幕,稀疏的大脑只是空缺的面对希望,站在渡口不知目光看向何方。
        身边结交了很多人,自以为都是缘分,自以为都是朋友,而时光的流逝,总是告诉一句话‘没有谁是谁的谁’停留的没几个所谓的知己,转身的一走就断了联系,仿佛从未来过她的生命里。
        2017年开始了,把曾经的不快在脑海深处消除,以为忘记过往就是新的未来,现在才懂了,有的人来过就是一辈子的记忆,有的痛与伤发生了,就是今生难忘。
        将心封藏在梦的后面,是否微笑就会真实流露,原来表情可以伪装,而心却实实在在跳跃微弱的光。
        她知道路途中还有几个你,或许不会消失的你。
        所有一切出现的人和事,都归结为莫名其妙的缘,稀里糊涂的份,她知道留不住,而事情的处理她可能只是个旁观者。
        她以为上帝在帮她,无意间踏入教堂,每次的熏陶都感觉自己像是在苦海中轮回到天堂,思维的奇特自己都觉得怪异,而她从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和态度,因为她没有伤害到谁的利益,所以她只做她,做一个别人眼里不一样的她。
        因为她在用右眼看你眼里饱含着淡淡的笑意,给左眼的黑暗给予一束光芒。
        记忆回到了高三那年的夏天,她们即将高考的那个季度.
        妍‘你为何总是不看我,你知不知道,这是对我的不尊重’妍似乎很生气,抬眸仰望炎阳。
        影子笑了‘我在用右边的眼睛看你’平淡的一句话,仰视天空。
        妍转头盯着影子‘可是我坐在你的左边’
        影子垂下头‘哦’那你为何不坐在我的右边.
        妍起身给了影子一个叹息的笑,转身便离去,没有回头,穿过人群进了教室,而影子的视线模糊了,青春的她们是如此的青涩。
        时间悄悄地走,她坐在了班级最后面的位置,沉默也无心上课,学子们是如此的忙碌,而她是如此的清闲。
        而妍也会时常笑着回眸,妍是如此刻苦学习的好学生,长相如此清秀的女孩,在班里如此受欢迎,而她一个插班生却显得如此搞笑,一字不语都能成为班里人闲谈的话题。
        班里有几个比较爱装扮的女生,性格异常活跃,整天成群结队的聚在一起炫耀新买的服装要么就是护肤品,下了课总会以各种理由撬开她沉默的口。
        同学‘你怎么总是不说话’嘻嘻哈哈的态度站在书桌前翻阅不曾碰触的书。
        影子‘说什么’无心搭理。
        同学‘你跟×妍关系最好,可人家学习那么好,你就是我们班倒数的...,你不自卑啊’嘲弄引来其他学生的回眸。
        影子‘哦’整理被翻乱的课本。
        她的冷漠反倒是激起了该女生们的好奇心,玩笑开的越来越大,而她却心在局外。
        妍‘你为何总是发呆,在同学们的眼里,这就是清高,你的表情太冷了’
        影子‘我只是不喜欢说话’只是不喜欢而已。
        妍‘要多和大家交流,别总是一个人走’
        影子‘恩’
        妍把这当作是承诺,开心的笑了,而她却只是为当时表示默认了。
        高中结束了,她知道该散了,一年的时间不知道留下了什么,都不会停留,为她停留,即使在她心中默认为最好的朋友,或许她什么都不是,只是大家眼里所谓的插班生。
        高一高二是在私立学校,学费贵的让人吐血,可是在家人的眼里,唯独这里才不会放纵她,才会给他们交代一个完整的三好学生,拯救一个他们眼里所谓的偏执少年。
        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怎样建立友情,因为父母总是说谁都不可信,强大自己才是生存之本,所以父母给的钱基本上是给自己认为是朋友的人花了,而她的际遇真是可笑又可悲,认识的总是贫民,而她们也理所当然享受她的付出。
        她总是心疼那些人,好吃的平分,不够全分,她的心思太简单,以为这样朴实的人,内心世界最干净最纯真,所以无条件的奉献。
        她用金钱去打造她情谊的堡垒,却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甚至绝望,仍不知悔改,因为心里的空荡和来自家庭的逼迫和束缚让她试图在外面寻求关注和呵护,而父母是失望、痛心。
        如今才得知,任性是打压父母的爱心,人性的冷漠和不知足是喂不饱的恶狼,付出总是有个限度,而习惯却会形成自然。
        她是一个疯子也是一个傻瓜,两个星期可以在不耽误上课时间写出十二份广播稿,并且全部在通过的意料之中,同样英语每次一百多分,数学就每次二十分以下,英语老师是班主任,一个性子豪放的女老师,数学老师是个沉稳的大帅哥,挂着一个黑眼眶的眼镜,一米八的个头,平易近人,而她却总是在数学课上写文章,以至于被冠上一个‘才女’的称号。
        数学老师‘你把你的英语成绩给数学分一点就好了’
        影子‘哦’数字敏感.
        枪打出头鸟,尤其是擅自接下一个办板报却不要帮手的重任,午休取掉后,给粘了一个五颜六色的泡沫猪,得知的学子们全来围观,以至于班主任要求她写的关于父母的演讲稿当场被淘汰,六个学生抄写了六份的三千字,因为在师生她所谓的玩弄,所有的努力都成了泡沫。
        这是气愤她的态度,还是不把家长会当回事,她无心过问,取消对她而言,只是一串文字。
        她只知道她莫名的哭了,一个人晚自习下了走在操场,很冷的风刮得脸好疼,却不愿意解释,捂着右眼仰视黑色的夜空,来自左眼的暗。
        班主任依旧是专权的王者,从不在乎她当时的情绪有多低落,不过还是给了一个理由。
        班主任‘你的文章字数太长了,家长会时间有限,所以提前取消了’说的不咸不淡,依旧是保持温和的笑,似乎忘记自己当时站在讲台上的冷姿态。
        她只是笑了。
        班主任‘你下去准备一下今天的英语翻译,有很多领导、老师要来听课,这堂课你来’是命令不可违抗的语气,而她却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影子‘为何是我’好傻.
        班主任拉住她的手语重心长道‘你从不与同学们交流,什么活动都不参加,借口那么多怎么不试图改变一下自己’
        影子‘我知道了’
        那堂英语课班主任来得很早,她似乎很兴奋,而台下的她是如此的无所谓,习惯披发的她竟然被同学扎了一个马尾。
        同学‘你别紧张,你就全当大家不存在’本是鼓励的话。
        影子‘我看是你紧张’好冷的一盆水。
        班主任偶尔笑着回头看我,然后去迎接到来的老师,同学们是异常的认真而安静的端坐凝视门口零零散散走进来的老师们,眼里的尊重和崇拜看的我眼睛直发蒙,当一切安排到位时,可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变化,她刚刚要站起来,竟然会有一个女生比她速度还要快,满脸羞涩的笑着拿起课本上了讲台,而班主任和学生们集体回头看了我一眼就目视前方,我蒙了。
        女生‘.........’一口结结巴巴的英文和不熟练的翻译,依旧得到所有师生们的鼓励和赞赏。
        因为是同一篇文章,她知道自己仿佛被耍了‘备份’,那么,谁是谁的备胎。
        这堂课她一直在呆愣状态,同桌×宇反倒安慰她‘班主任怕你掉链子,所以安排她了’好像大家都知情此事,唯独她,主角里面的小丑,而台上的女生,转眼成了人海中的女神,自然而然一切结束后,得到的又是一连串的理由。
       ‘哦’原来如此.
        宇是她们班的班草,长相帅气,因此她们班女生对他基本都存有爱慕之意,高二四班的一个女生对他情有独钟,而她的同桌宇完全不加理会,却理所应当的接受该女生的给予的礼物,后来见面次数多了,也成了朋友,却成了名副其实的传信者‘情书’.
        后来去了公立学校...........

     

      本文标题:右眼的黎明

      本文链接:http://www.duxie.net/meiwen/1084.html

      推荐阅读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