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白话文:第十五章 联诗芦雪庵

  • 作者: 吴承恩
  • 读写网(duxie.net)
  • 第十五章 联诗芦雪庵

    转眼到了十四,天还没亮,赖大家的就来请。贾母高兴,就带上王夫人、薛姨妈、宝玉姊妹,到赖大的花园坐了半天。外面大厅中,薛蟠、贾珍、贾琏、贾蓉等都来了。赖大请了几位现任官员及大家子弟作陪。其中有个柳湘莲,薛蟠见过一次,听说他最爱串戏,而且都是串生旦风月戏,就误以为他是风月子弟,只恨无由相识。贾珍等也久慕他的名,酒盖住了脸,就请他串了两出戏。卸了装,几个人移席一处,说东道西。

    柳湘莲原是世家子弟,父母早丧,读书不成,生性豪爽,不拘小节,耍枪舞剑、赌博 吃酒,甚至眠花宿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因他年轻貌美,不知底细的人往往认为他是优伶一类。薛蟠一见他,又旧病复发,只想与他唱“*花”。他正急不可耐,赖大的儿子赖尚荣却对柳湘莲说:“宝二爷吩咐,他有话跟你说。你等一下,待我叫他出来。”就命一个小厮往里传话,悄悄请宝二爷出来。不一时,宝玉来了,与柳湘莲拉着手到侧书房坐下。宝玉问:“到秦钟坟上看了没有?”柳湘莲说:“今年雨水大,我去看了,见冲得不像样子,就雇了两个人,收拾好。”宝玉说:“怪不得。上月我们的池子里结了莲蓬,我摘了十个,让茗烟到坟上供他,回来说又新了。我只恨整天圈在家里,一点做不得主。”柳湘莲说最近他要出游,没有一定的去处,得三年五载才能回来。宝玉叮嘱他走时一定说一声,好为他饯行。柳湘莲已看出薛蟠不怀好意,让宝玉先出去,他设法避开薛蟠。

    柳湘莲来到大门前,见薛蟠正在闹:“是谁放小柳儿走了?”柳湘莲恨不能一拳打死他,又碍着赖尚荣的面子,忍了又忍。薛蟠见到他,踉踉跄跄地走来,一把拉住,眉开眼笑地问长问短。柳湘莲看他那丑态,心里直恶心,心生一计,故意曲意逢迎,把他拉到僻静处,说:“你要真心和我相好,可到我家来。咱们一齐走不方便,我先走,你坐一会儿再到我家找我,可不许带一个人。”薛蟠乐得不知怎么好了,说:“我不认识你家,怎么找?”“我家在北门外,我在北门外桥头等你。”说完,柳湘莲拉薛蟠回到席上,吃几杯酒,他先溜了。薛蟠又吃了几壶,溜出来,吩咐小厮几句话,骑上马,直奔北门。

    贾珍不见了二人,让人寻找,四下没有。门前家人说:“恍惚奔北门去了。”薛蟠的小厮平日怕他,也不敢去找。贾珍见天色渐晚,放心不下,命贾蓉带人出北门寻找。下桥二里多,忽见一个芦苇坑,薛蟠的马拴在路边树上。众人来到树下,听到芦苇坑中有人呻吟,寻了进去,见薛蟠衣衫破烂,鼻青脸肿,正在泥水中挣扎,浑身上下滚得泥母猪一般。贾蓉已猜个八九分,命人把他搀起来,揶揄地说:“薛大叔天天调情,必是龙王要招你为驸马,你碰到龙犄角上了。”薛蟠羞得无地自容,上不去马,贾蓉命人到关厢雇了一乘小轿,让他坐上,抬进城。贾蓉还要把他往赖府抬,他百般央告,求贾蓉千万别抬他去,也不要说他这般模样。贾蓉才让送他回家,自己回到赖家,向贾珍说了。贾珍也知是湘莲打的,笑着说:“他该吃个亏。”

    薛姨妈与宝钗回到家,见香菱的眼红肿着,问明原因,忙来看望,见薛蟠虽浑身是伤,并未伤筋动骨。薛姨妈又疼又恨,骂一阵薛蟠,又骂一阵柳湘莲,想告诉王夫人,派人捉拿柳湘莲。宝钗劝她不必惊天动地,朋友们喝醉了,翻脸打架是常事,她哥不过多挨了几下,不如过数天,请珍大爷、琏二爷出面,备下酒席,请来柳湘莲,让他当众向哥哥赔个不是,事情就完了,若是告诉姨妈,四处拿人,倒显得薛家依官仗势,欺压平民。薛姨妈说宝钗想得周到。宝钗认为哥哥不服妈妈管,就该吃这样的亏,吃过几次也许会改好呢。

    薛蟠浑身伤痛难忍,大骂柳湘莲,又要报官拿人,又要派人拆他家的房子。薛姨妈只好说,柳湘莲酒醒后,后悔不及,连夜潜逃了,薛蟠才无话说。他羞于见人,托病不出。到了十月,各铺的伙计家在外地的,算年账回家。有个张德辉,自幼在薛家当铺当伙计,如今是总管,今年也要回家,明年春上再来。他向薛蟠说,先派他大儿子照料门面,他明年端午前回来,贩上些纸扎、香扇及香料,除去关税与路上开销,可得几倍利息。薛蟠正难见人,想出去躲个一年半载。再说文不文,武不武,虽做买卖,连秤都不会认,不如弄点本钱,跟张德辉走一趟,一来躲羞,二来游山玩水。

    想好,他先跟张德辉说了,晚上又去跟母亲商量。薛姨妈怕他出去,更无人约束,赔了本钱事小,别闯下大祸来,不让他去。他就说母亲只会抱怨他不学好,他想成人 立事了,偏又不放他去,将来怎么办?就赌气回屋睡了。薛姨妈命人接回宝钗,把薛蟠要出去经商的事说了。宝钗认为,张德辉是老伙计了,忠实可靠,是个经商老手,哥哥有他照应,生意上不会吃亏。再说哥哥无法无天,不过是仗着亲戚朋友的势力;到了外面,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也难以横行霸道,拼着赔个千把银子,让哥哥历练历练也好。薛姨妈点头称是。次日,她命人请来张德辉,在书房中摆下酒席,让薛蟠陪客。她在后廊下,隔着窗子拜托张德辉照料薛蟠。张德辉满口答应,说十四日是远行吉日,请大世兄准备好,十四日一早出发。薛姨妈安排好跟随的人役,雇好长行骡子,备好马车,到了十三日,让薛蟠到各亲戚家辞行。十四日一早,薛蟠跟张德辉走了。

    薛家少了许多男仆,薛姨妈就命把各屋的贵重东西收好,把薛蟠的屋锁了,让香菱跟她睡。宝钗就让香菱跟她去做伴,晚上做针线不寂寞。香菱早想到大观园中去住,只是没有机会,正合了心意。薛姨妈就答应了。宝钗领上香菱,从贾母起,一一拜过。平儿说琏二爷有病,就没见凤姐儿,托平儿捎个话,好安排打更守夜的婆子园里添个人,便于照应。

    其实,贾琏并没生病,而是让贾赦重打了一顿。原来,贾赦酷爱搜集有名人题咏的古扇,听说有个石呆子收藏了许多把,就让贾琏去买。贾琏去了几次,石呆子却说一千两银子一把都不卖。贾雨村知道此事,就捏造个罪名,把石呆子下了狱,抄了家,抄出的古扇都献给贾赦。贾赦怪贾琏没本事,打得他皮开肉烂。石呆子一气之下,上吊自尽了。

    吃过晚饭,宝钗去贾母处了,香菱来到潇湘馆,见黛玉已好多了,请黛玉教她作诗。黛玉要她拜师,她就拜黛玉为师。黛玉讲了律诗的一般规律,怎样起承转合,怎样用韵,怎样对仗,怎样平仄。如果有好句子,连平仄虚实都不讲究,词句不必修饰。学诗切忌师法某一人,应兼收并蓄,先把唐朝王维的五言律诗、杜甫的七言律诗、李白的七言绝句读熟,再把东晋陶渊明等人的古诗看一遍,不出一年工夫就是诗翁了。她向黛玉借了一本王维的五言诗集,回到蘅芜院,就在灯下苦读。宝钗几次催她睡觉,她也不睡,只好由着她。没几天,她找黛玉换书,黛玉要她谈谈心得,讨论一下,有利于提高。她就侃侃而谈,说了体会。宝玉、探春来了,都听她讲。宝玉赞她已得作诗的“三昧”,探春要邀她入社。她说探春打趣她,探春、黛玉说她们也是玩的,出了这园子还怕人笑话。宝玉说不必自暴自弃,门客听说园中起了诗社,找到他,他抄了一些诗,人人叹服,要刻版印刷呢!探春、黛玉责怪他不该把女孩儿的笔墨传出去。宝玉笑着说:“要是不把闺阁中诗传出去,谁知道历史上有那么多女诗人?”

    惜春派人请去宝玉,香菱换了杜甫的诗集,黛玉让她以“月夜”为题,用“十四寒”韵作一首诗。香菱回去,苦想一阵,写下两行,看几首杜诗,弄得茶饭无心,坐卧不宁。宝钗劝她不必自寻烦恼,再这样就成呆子了。她终于作出一首,宝钗认为不好,让她请教黛玉。黛玉看了,认为她读的诗少,思想受束缚,再作一首,只管放开胆子作。

    香菱回来,如同入了魔,连房也不进,只在池边树下苦苦思索,终于又成一首。黛玉看了,认为虽有进步,但过于穿凿。回去后,她仍挖心搜胆般苦思,宝钗笑她成了“诗魔”了。晚上,她三更才睡下,直想到五更,方才睡去。天亮时,宝钗不忍心叫她,她却在梦中笑着说:“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宝钗又是可叹,又是可笑,把她叫醒,告诫她再这样,就弄出病来了。宝钗往贾母处去,香菱梳洗了,就把梦中所得写下来。她拿着诗去见黛玉,走到沁芳亭,见李纨与众姐妹走过来。宝钗已告诉她们香菱如何梦中得句,争着要诗看。她说:“你们看这诗,要使得,我还学;还不好,我就死心了。”众人看了,都夸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她还以为是众人安慰她,只管问宝钗、黛玉。

    几个丫头婆子赶来,让李纨、宝钗快过去,她们的亲戚来了。大家来到王夫人上房,黑压压一屋人。原来邢夫人的兄嫂带了女儿岫烟来投奔邢夫人,路上碰见凤姐儿的哥哥王仁也进京,两家搭帮来了。半路泊船,李纨的寡婶带着女儿李纹、李绮也上京,大家一叙,又是亲戚,三家一路同行。薛蟠的堂弟薛蝌,因父亲生前把妹子宝琴许配梅翰林之子,也带着妹妹赶来。贾母、王夫人欢喜不尽,收了礼物,让留酒饭。李纨、宝钗与亲戚欢聚,黛玉先为他们高兴,又为自己悲哀。宝玉见她垂泪,忙安慰一番。

    宝玉回屋,向袭人等大发感慨,只说大观园中的姐妹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了,谁知还有这么美丽的姑娘;就是薛蟠的叔伯兄弟薛蝌,也与薛蟠大相径庭。可见他以前是井底之蛙了。袭人见他又有些发傻,不肯去看。晴雯等跑去看了,回来说这四位姑娘如何如何美。探春进来,说:“咱们的诗社可兴旺了。”宝玉说:“正是,鬼使神差来了这么多人。”探春也说四位姑娘美,宝琴最拔尖儿,王夫人已认作干女儿了。袭人这才去看。宝玉、探春商量,待跟新姐妹混熟,黛玉的病痊愈,香菱的诗再进一步,把湘云接来,重新开社。二人到贾母处探听,除了宝琴跟着贾母住外,邢岫烟、李纹、李绮都住到园中。邢家原为家贫来投奔小姑,正合岫烟心意。正好忠靖侯史鼎委了外任,全家随着上任,贾母就把湘云留下来。这一来,加上李纨、凤姐儿和宝玉,就有了十三个姐妹,除了两个嫂子大,年龄都差不多,很难分出谁大谁小,任他们自己兄弟姐妹乱叫去。

    湘云住进蘅芜院,正对香菱的心思,缠着湘云给她讲诗。湘云又爱说话,整日高谈阔论。宝钗就笑她们整天杜工部、韦苏州的,疯疯癫癫,不像女孩儿家。宝琴进来,披一件斗篷,金翠辉煌,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说因为天下雪了,老太太给她的。湘云看看,原来是野鸭头上的毛做的。宝钗说宝琴有福气,老太太把这贵重衣裳给了她,连宝玉都没舍得给。湘云说只有她穿上好看,别人穿上也不配。宝玉、黛玉来了,湘云开起玩笑,说是老太太送宝琴这斗篷,必有人恼,不是宝玉,就是黛玉。宝玉只怕黛玉使小性儿,闹得宝琴难下台,不料黛玉不仅和宝琴有说有笑,和宝钗也很亲热。黛玉回去,宝玉跟来,问:“《西厢记》中,我有一句不解,你解给我听:‘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黛玉知宝玉问的什么,笑着说了那天行酒令说错话,宝钗怎样开导她,又如何雨夜派人送燕窝来,才知宝钗真是个好人。接着提起宝琴,黛玉又想起自己没姐妹,不由又哭了。宝玉劝她不必自寻烦恼,好像她每天不哭一场就过不去似的。

    宝玉的小丫头送来斗篷,李纨的丫头来请黛玉,正好叫上宝玉,二人便赶往稻香村。众姐妹都来了,李纨说是要趁下雪作诗,大家凑个东道,正好给新来的四位姐妹接风。宝玉担心明天雪晴了没意思,众人都说未必晴。李纨把地点选在芦雪庵,已派人烧地炕去了,让每人拿一两银子来,再派人给凤丫头送个信儿。

    宝玉一夜 没睡好,天一亮就爬起来,见窗上光亮夺目,以为天晴了,开门一看,是雪光反射,地上积雪足有一尺多深,天上仍搓棉絮一般。他匆匆梳洗了,披了玉针,戴上金藤笠,蹬上沙棠屐,赶往芦雪庵。转过山脚,一股寒香扑鼻,扭头看去,栊翠庵中十数株红梅吐蕊盛开,映着雪色,分外鲜艳。来到芦雪庵,几个婆子丫头正扫雪开路。众人见到他,笑着说:“我们正说少一个渔翁,果然来了。只是你性急,来得太早了。”宝玉只好返回。走到沁芳亭,碰见探春,一同到贾母房中。众姐妹来齐了,宝玉直催饭。贾母说有新鲜鹿肉,让他们稍等等。湘云就跟宝玉商量,不如要一块生的,自己拿到园里,又吃又玩。宝玉就找凤姐儿要了一块,命婆子送园里去。

    大家吃过饭,来到芦雪庵,听李纨出题限韵,只少了湘云、宝玉二人。黛玉估计,二人一定算计那块鹿脯去了。李婶娘过来说,带玉的哥儿与带麒麟的姐儿,要吃生肉呢!李纨匆忙赶去,不许他们吃生肉,要吃到老太太那儿吃去,哪怕吃一只鹿她也不管。宝玉说:“我们烧着吃呢!”李纨才放下心来。不一时,婆子拿来烧肉的工具,李纨才走了。凤姐打发平儿来,说是发年钱不能来。湘云留下她,她就褪下腕上的虾须金镯,三个人摆弄起来。探春闻到香味,也赶了去。宝琴看着只是笑,湘云让她,她嫌肮脏,湘云就说有多好吃,要不是你林姐姐体弱,她也爱吃。宝琴尝了一块,果然好吃。凤姐儿来找平儿,也来凑热闹。黛玉就打趣:这么好的雪景,被一群叫花子糟蹋了!湘云就回敬黛玉是假清高,她吃了腥东西,就能作出好诗来。吃罢肉,大家洗了手,平儿戴镯子时,却少了一个,四下找了一番,影子都不见。凤姐儿说:“你不用管,不出三天自有人送来。”又说,“老太太让你们作些灯谜大家玩。”

    大家进了屋,酒菜已备齐,墙上贴着诗题、韵脚、格式:“‘即景联句’,五言排律一首,限‘二萧韵’。”李纨说:“我不太会作诗,我只起三句,然后谁先得了谁先联。”宝钗说:“要分个次序。”众人拈阄分出先后,李纨正是第一,就把谁先谁后写下来。凤姐儿说:“我也来一句。”宝钗就在“稻香老农”前添个“凤”字。凤姐儿想了半天,说:“你们别笑话,我只想了一句粗话,只有五个字‘一夜 北风紧’,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众人都说:“这正是会作诗的起法,留下了写不尽的地步。”凤姐儿和李婶娘吃了几杯酒,就走了。李纨写下“一夜 北风紧”,自己联上两句,随后,香菱、探春等依次联下去。起初大家还能依次对上上一个人的下句,给下一个人出上句,联着联着,黛玉与湘云抢对起来,宝琴也不示弱,插了进去。众人都插不上嘴,看她三人到底谁的才思更敏捷、嘴更快。她们自己也笑得直不起腰,说是不是作诗,简直是抢命了。直到“二萧韵”的字将近用完,李纨才收了一句。共得七十句,三十五韵。

    众人看时,唯独湘云的句子最多,都说:“这是那块鹿肉的功劳。”评到最后,又是宝玉落第。李纨说要罚宝玉到栊翠庵折一枝梅花来。宝玉走后,众人都认为妙玉生性孤僻,等着看宝玉的笑话。又商量如能折来红梅,该作红梅诗了。不一时,宝玉回来了,说是不知费了多少口舌,妙玉才给他折了一枝。大家赏了梅花,岫烟、李纹、宝琴一人先作一首。湘云拿起一根铜火筷,敲着手炉,让宝玉作诗,若是击一通作不出,还要罚他。湘云击了一遍,说:“到了。”宝玉说:“我已有了。”吟出一首七律。

    黛玉记下来,大家正要评论,贾母坐着小竹轿,在几个丫鬟的簇拥下来到了。众人忙把她迎进来,她赏了梅花,吃了杯酒,让众人作些灯谜,正月里玩。贾母不让他们在这久坐,说完,去惜春处看书去了。众人也跟在后面。正说着,看着,凤姐儿找来了,打趣说怪不得找不到老祖宗,原来来了几个姑子,老祖宗躲债来了;她已打发走债主,请老祖宗回家吃饭。不等贾母说话,她已命人抬上贾母往回走。走不远,见宝琴坐在山坡上,身后的丫头抱着一瓶红梅。贾母见宝琴的凫靥裘映着白雪红梅,漂亮极了,众人都说这是“艳雪图”。宝琴身后又出现一个人,身披大红猩猩毡斗篷。贾母问:“那是哪个女孩儿?”众人笑起来,说:“那是宝玉。”走到跟前,宝玉说他又去一趟栊翠庵,让妙玉送她们每人一枝梅花,他已派人送到各人房中。众人谢了。

    次日雪晴,早饭后,贾母吩咐惜春一定要把宝琴站在雪地上的景画上去。惜春虽感为难,也只好答应。众人跟了她去,让她作画,他们编谜。李纨说她已用《四书》的句子编两个谜,说了出来。大家猜了一阵,猜出来。李纹又出了古人名谜,李绮又出了字谜,大家虽猜出来,但认为这些谜太深奥,不合老太太的意,得作些浅近的,雅俗共赏才好。湘云用《点绛唇》曲牌编了一首耍猴谜,众人猜不出,只宝玉猜着了。宝琴因自幼跟着父亲经商,天南地北都到过,就以各地的名胜古迹为题,作了十首怀古诗,猜十件东西。众人猜了一阵,都没有猜对。

      本文标题:第十五章 联诗芦雪庵

      本文链接:http://www.duxie.net/meiwen/217762.html

      推荐阅读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