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散文随笔:表妹

  • 作者:
  • 读写网(duxie.net)
  • 二十多年前,我刚参加工作时被分配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认识了一位名叫梅的远房表妹。

    那时她才十六七岁,正当发育的的身材显得很圆匀,脸蛋儿胖胖的,挂着一抹浅笑,眼睛清亮得像一汪透明的春水,浑身洋溢着青春的娇羞和秀美。我因是单身汉,在小镇上又无其他亲戚,每当傍晚时分我总喜欢去她家坐坐,打发寂寞的时光。她父母亲都有工作,家中经济较宽裕,每次去时都能美餐一顿,特别是她家来客,少不了我陪客喝酒,一家人对我热情有加,让我在一个远离家乡的地方能感受到家庭的温馨和爱意。

    星期天,表妹常拎着一个空篮子来到我住处,把我的脏衣服统统带回去,说是她母亲叫来取的。过几天她又拎着篮子过来,漂洗干净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溢四散。羞涩简短的几句对话后,她又匆匆离去,说是作业还未做完,急着要回去。来来往往,渐渐地我对她充满着好感,像亲妹妹似的关心爱护她。

    半年后,一张调令把我和表妹分开,相距三十多公里远。分别时,她脉脉含情,恋恋不舍,车驶出老远,还见她在挥手示意。一时我哽咽了,泪水禁不住地涌出来……到了新单位,为了尽快进入角色,有个好印象,我满脑子都是工作,偶而表妹美丽的身影从我的眼前晃过,令我想念不已。有一天,春光明媚,花朵满树,她突然来到我的面前,着一件红衬衫,浅蓝色的长裙微微摆动,白玉般的脸蛋儿泛着红晕,衬着一头柔软的深黑的头发,格外好看。我惊呆了!没想到几个月未见表妹竟出落得如此美丽,像春天绽放的桃花似的。我从食堂打了两份饭菜,招待她一顿。临走时,她把我杂乱不堪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连饭菜票也用橡皮筋捆扎成形。忘不了走时她那深情的目光,和几步一回头的倩影,一直索绕在我的记忆里。

    春光流尽,秋意渐浓。有一天,我收到她寄来的一封信,拆开一看,她说很想念我,想知道我这边工作情况,反复叮咛我要回信。我一时疏忽,竟抛之脑后。可是,时隔一段时间,她又来了一封信,赤裸裸地表露出她的心声。我大惊失色,心想一个中学生怎么能有如此念头,置之不理。谁料她接连又来了一封信,嗔怪我未给她答复。当初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件事,只是一直未回信。不久单位为我介绍一名教师,为了及时消除她那炽热的情感,让她安心读书,不荒芜学业,我偕女友一道去了她家,也算是走亲戚一回。她见我带了女友,噘着小嘴,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重重地关起房门,连吃饭时都不见她的人影。自从那次不愉快的见面后,二十多年来,我与表妹就再也没有相见过一次,我也知道她一直在怨我恨我。但表妹那两颊绯红双眼含情的面容却常在我眼前晃动。前几年我打听到她在一家医院工作,三十多岁还没成婚,谈了几个男友都未谈成,不知是何缘故?在她的心目中,是否还挥不去我的影子,我不得而知。有时我在灵魂拷问,由于我懵懂无知,年轻时不懂感情,当初曾极大地伤害了一个少女初恋的心,在她纯洁无暇天真烂漫的心灵上刻下一道痛苦的绝望的伤痕,悔不该这样!

    现在,我更无颜去找她,向她细说当初我的想法和心情,求她宽恕和原谅,求得一点心灵的慰藉和解脱。有一次,在大街上听到《九妹》这支歌时,好像是专门写给我表妹的,感动得我泪流满面……我买下这盘磁带,在家里反复吟唱,以寄托我对表妹的思恋。

    啊,表妹,你是否知道二十多年前的表哥始终在一个遥远的地方默默地想念着你,祝福着你,愿我的《九妹》的歌声飘荡在你的上空,久久不散。

      本文标题:表妹

      本文链接:http://www.duxie.net/meiwen/3491.html

      推荐阅读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