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经典散文
文章内容页

每逢暮雨倍思卿

  • 作者:
  • 来源:
  • 发表于2018-09-22 20:08
  • 被阅读
  • 流年烟雨中,除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蚀骨思念,也有“独弹古琴,每逢烟雨倍思卿”的无限深情。

    紫陌红尘里,总会有一种女子,用真情酿造出一杯醇郁醉人的美酒,一滴滴渗入到男人的心底,缠绵成殇,令他忧思难忘。

    只因为,这个女子,至情至性,温婉善良。她的爱不掺水份,不含杂质。爱他,就义无反顾地追随他,哪怕天涯海角,哪怕穷山恶水,哪怕落魄潦倒……

    这个女子,就是聪颖灵慧,善解人意的王朝云,这个男人,就是拣尽寒枝不肯栖的苏东坡。

    也许,红尘中的很多次相遇,都缘于偶然,而这偶然的相遇,却铸就了一世的情缘。

    那一年,苏东坡因为反对王安石新法而遭遇贬谪,他被贬为杭州通判。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

    烟水渺渺,碧波盈盈。也许,西湖的美景能够慰藉诗人遭贬之后落寞而黯淡的心吧。罢了,既然远离朝堂,与志趣相同的好友泛舟西湖,饮酒赋诗也未尝不是人生之乐。

    乐声袅袅,丝竹悠扬,数名俏丽明艳的女子翩然起舞,长袖徐舒,轻盈婀娜。王朝云舞在中央,姿容出众,舞姿曼妙。王朝云,本是浙江钱塘人,因家境贫寒,自幼沦落在歌舞班中,她虽混迹烟尘之中,却独有一种清净雅洁的不俗气质。

    舞罢,众女子入座侍酒。此时,恰一位素净淡雅,清丽可人的女子转到苏东坡身边,她铅华洗尽,黛眉轻扫,朱唇微点,别有一番韵致。眼前的王朝云,仿佛一缕淡淡的幽兰清香,沁入苏东坡因宦海浮沉而黯淡凄凉的心。

    此时,本是阳光明媚,波光潋滟的西湖,忽然间阴云蔽日,烟雨迷蒙,又是另一番湖光美景。湖山佳人,相映成趣,苏东坡挥毫泼墨,写下传颂千古的名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已丧妻多年苏东坡对王朝云极为赏识,遂娶她为妾。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苏东坡视王朝云为红颜知己,因为只有她最懂他。一次退朝回家,苏东坡指着腹部问家人里面有些什么,有人答曰“文章”,有人说是“学识”。只有王朝云轻笑道:“您肚子里都是不合时宜。”苏东坡闻言欣喜不已,由衷赞叹:“知我者,唯有朝云也。”

    曾经以为萍水相逢的爱恋,没想到竟成了红尘中最真最深的牵绊。

    苏东坡性情豪放,耿直傲岸,很难做到对权贵的随声附和、唯唯诺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因此,遭到当 朝权贵的排挤在所难免。苏东坡在杭州四年,之后又官迁密州、徐州、湖州,因“乌台诗案”又被贬为黄州副使。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少富贵得意之时的锦上添花,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失意落魄之时的不离不弃。

    无论苏东坡被调迁或贬谪到哪里,王朝云都无怨无悔地紧紧相随,并悉心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今日刈草盖雪堂,日炙风吹面如墨”,在黄州时,他们的生活清苦拮据,王朝云便买来廉价的肥猪肉,微火慢炖,烘出香糯滑软、肥而不腻的肉块,作为苏东坡营养身体的佐餐妙食,这就是后来闻名遐迩的“东坡肉”。

    被贬至惠州时,苏东坡已年逾花甲,东山再起的希望已是渺茫无期,他身边的侍儿姬妾都陆续离去,唯有王朝云始终如一地不离不弃,相伴相依。

    王朝云的脉脉温情和忠贞伴随,足以慰藉苏东坡潦倒时黯然凄楚的心。然而,造化弄人,这样一位贤淑温良的年轻女子,竟没有陪伴风烛残年的苏轼走完他的人生之路。王朝云终因病而撒手人寰,将无尽的思念和孤独无情地抛给了苏东坡。

    苏东坡为爱妾选择了一处清幽的安息之所,将其安葬在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栖禅寺大圣塔下的松林之中。每一阵风过,都能听到阵阵松涛和袅袅钟声,那可是爱人间彼此倾诉衷肠的呓语么?

    强忍悲痛,苏东坡为爱妾修筑“六如亭”,并饱蘸深情地在亭柱上镌刻一副楹联:“不合时宜,唯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琴,每逢烟雨倍思卿。”

    忆往昔,伊人彩袖殷勤捧玉盅,一个眼神,便能会心一笑心有灵犀一点通;看今日,老夫独弹古琴烟雨中,两行浊泪,再也无法执子之手湖光山色共徜徉。

    多少次伊人剪影来入梦,醒来后却是人去楼空,泪眼朦胧中,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一扇薄门,怎能挡得住花谢花飞花满天的透骨凄凉?半帘残月,怎能放得下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款款深情?

    大江东去,浪淘尽,往事悠悠,然渗透在岁月罅隙里的真情挚意却镌刻在流年的堤坝上,任凭时间潮水的冲刷,都不会淡却……

    文/映日清荷

    QQ:1061782225

      本文标题:每逢暮雨倍思卿

      本文链接:http://www.duxie.net/meiwen/6313.html

      推荐阅读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