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经典散文
文章内容页

经典散文:莫叹西风欺柳老,且听高雁破霜天

  • 作者:
  • 来源:
  • 发表于2018-09-22 20:27
  • 被阅读
  • 莫叹西风欺柳老,且听高雁破霜天。我认为,很多付出与幸福,都是今天留给明天知道的,现在留予将来明白的。没有哪朵花,不历经破蕊及凋败的疼痛;也没有一个人,不面对风雨和入土的悲哀;亦没有一件事,会未经用心就可慰帖利落至温暖;更没有一脚步,不待磨砺就能造就坚韧和通透。这世间,自始是现实而又薄情的存在。

    固某天,当我们醒来,发现世界竟是荒凉且贫瘠,都无须惊讶,也无须怔忡。因已是徒劳,也已是狼藉。谁教,我们终是始作俑者?我们唯是把握好当下,感恩手上所拥有,才能笑对生活,笑对伤痛,在一粥一饭,一草一木间,凌驾干瘪,凌驾灰暗。

    虽然,自己现在或许仅是一根小小的火柴,但如果,我不燃烧,我不过就是一根等待发潮的废柴。所以,我们都得寻找自我拼发的源点,也得寻找潜在发亮的力量,找到自身在世的位置,亦找到自我行走的价值。

    当然,如是说,并非人人都蕴藏着多么惊人的意志和能耐,也非我怀揣有多大的狂妄或抱负。我只是觉得,生而为人,纵不能封侯拜相,纵未可四马香车,也不能随心所欲,亦未可收放自若,那也当认清,如何坚定的走,才不负这俗世人间走一趟;怎样挥泪含笑,方未枉沿途荆棘与鲜花同生的历验。

    话说到此,不妨来说说我自己吧。不管,你中不中听;也不论,你感兴趣抑或未感兴趣。

    半生灯火他乡客,一世风雪夜归人。这么些年,我一个人背负颠簸篱落的心事,走在人潮熙攘的红尘,踩着从不流血的影子,路过花开娉婷,踏过飞沙漫天,到今天,当所有理想和众望被现实镂空横尸门前,而余生,粗糙贫瘠得仅剩一个苍凉的手势,我说,一切经已无须再度思量,曾因何故哭红了眼,亦为何事慌乱了心。因手中凛而攥着的光阴,终有一天,会于时光漫逝里,冽然短过脚下的土地。

    固,风起不见来时路,雨落未知梦归处,我仍愿选择在世情倥偬里,怀抱暗香用心地活着,感恩生命赠予的一切,更感恩生命携带的厚重。关乎所有飞觞和凌烈,也只踏着三千繁芜,从流莺笙歌写意处,涉过无尽炎凉,走过延绵苦涩,掠杀四野苍茫。

    等到重楼烟锁,长风作响,唯愿,浊浪滔天,繁华谢尽,还可悠品粗茗安坐红尘古道之上,看莺飞人来,观云过无伤,尔后,待回过头来,仍可莞然一笑对自己说:幸得心还在!

    道源于心,而归于尘;理源于和,而终于爱。世付我严考,我回之以从容;世付痛吻我,我敬之以高歌;世付我苍莽,我报之以微笑。任霜降露凝,雨打归舟;也任世兀自桃红或柳绿。我只一路走,一路寻;一路收割,一路跌撞。无嗔无怨,亦无所畏惧。

    落笔于2016年8月。发表于2016、9、6号。

      本文标题:莫叹西风欺柳老,且听高雁破霜天

      本文链接:http://www.duxie.net/meiwen/7030.html

      推荐阅读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