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那么一条路,一条漫长的路,一条难忘到尽头却有着尽头的路。就如人生中有很多事情做起来就像是永远都在做着,看不到尽头。其实哪,那些事都有着尽头。  那条路我现在正踏在上面走去。这条路在我眼中显得有那么一些寂寞,那...[浏览全文]

  •   编辑荐:二十四节气已传承千年,他不应该在我们这一代断绝,我们应该将这种智慧和诗意传承下去,而不是让它成为历史的镶嵌。人应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可现在又有多少人的生命中没有诗意。  时间真是不等人啊!不经意的翻看日历...[浏览全文]

  •   你是否已经记不清,从何时起。你再也没有翻开过一本漫画,或一本诗集,或一本传记。虽然你没有因此变得博学多才,没有变得谈吐优雅,没有变得风度翩翩。  你是否已经记不清,从何时起。你再也没有,闭上眼睛,戴上耳麦,听一段舒畅的...[浏览全文]

  •   从高大粗壮的白杨树枝头鼓胀出褐绿色的苞,渐渐地吐出嫩叶,到用不了多久就满树披上层层叠叠碧绿的衣装,仿佛在轻声告诉人们春天来了。  家前屋后,路旁河边都可以看见白杨树的身影,挺拔粗长的身姿,枝繁叶茂,像一处处华盖给村...[浏览全文]

  •   题记——在这座城市,真的很难遇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我经常在附近的小士多买东西,老板是个中年油腻大叔,卖我的东西要比不远处的超市贵一点。但我还是乐意被坑,因为,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真的很难遇到一个可以说...[浏览全文]

  •   江山不管兴亡事,一任斜阳伴君愁。江南盛景,世外桃源,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遍地起锣,迎耳丝竹,说的就是温婉惬意的六朝古都南京啦,俯瞰钟山,叹六朝兴亡,夜泊秦淮,晓红尘悲欢,既然到了南京,就不防卸下些烦恼忧虑,多大的烦恼不过浮云尔...[浏览全文]

  •   那位曾经让你爱得痴迷癫狂,为之付出一切的人,还在你的身边吗?看着你略作停顿的表情,我想应该是不在了。我们这一辈子,生命里总会有人路过停留。那些路过的人转身离开后,都是生命中的过客,或许留给你一些美好,或许留下些伤痛...[浏览全文]

  •   有时候,实在不太懂自己的坚持是为哪般?也许只是为了心中那份深深的喜欢,因为喜欢,所以想要一直继续,这样才能不辜负自己那可笑的坚持不是吗?这些年,也许唯有坚持用文字的力量来纾解心中的所有感伤,快乐,或者一切。  最初,喜欢...[浏览全文]

  •   编辑荐:高山不见孤独,异乡无有不安,原来我爱这样的自由,已成了痴迷。难得在有限的生命里,可以去享受,多么幸运。若当他年繁华落尽,再依稀回想起,也是历历温暖的回忆。  在远方的这座长安城里来去自由,随意随心。这个季节,没有...[浏览全文]

  •   幼儿园时,爱看的《上错花轿嫁对郎》转眼快过去20年了,我也从傻傻的、可爱的小女孩儿长成了天真的宅女。片尾曲《烟雨蒙蒙唱扬州》带动了扬州旅游经济的发展,我也依然对这首歌耳熟能详。“扬州自古出美女”,也...[浏览全文]

  •   点痣已两周,脸上痂未脱尽,不免有点焦急。每日起床,第一件事便是照镜子。看了又看,还是一样。好不容易盼到有几个痂掉了,另外几个却像生了根似的,迟迟不掉。医生说七到十天脱痂原来不适用我,或者说我的修复能力太差了。  人...[浏览全文]

  •   所有地方的古镇,打造的越来越多。包括地面、石条、酒茶门窗,很复古很尽力很仔细,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古镇不需要仙气,不需要灵气,但要有留住光阴的魂,这个不是编撰传说,不是把门板涂旧就行的。凡古镇几乎都有几家某某大院...[浏览全文]

  •   冬天,理应是寒冷的,干燥的,惹人心烦的。可唯独今年的冬天不那么寒冷,更增添了一些温暖与生机。  早晨,天蒙蒙亮的时候,屋外的“卫士”就开始叫了,大概是它也不想让我睡懒觉了吧,我穿衣起床,走到屋外伸了个懒腰,吸允...[浏览全文]

  •   前几天开车的时候,忽然发现U盘插口有问题,就打开广播听了一会儿。主持人脱口秀式的表演很精彩,播放的歌曲虽然时尚却从半中间开始,没几句又加广告,广告比脱口秀还长。现代感很强却很陌生,似乎印象里的广播不是这样。不仅...[浏览全文]

  •   小时候,非常喜欢藏蓝色,每次在电视上或者街上看见身穿藏蓝色制服的人,总是要深情的注视几分钟。藏蓝色给了我向往,内心与藏蓝色结下了情缘。  上学后,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积累,慢慢知道了藏蓝色的制服代表的是一种责任。...[浏览全文]

  •   红楼一梦梦十载,在这与《红楼梦》十年的婚姻生活中,我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角色:“刺玫瑰”贾探春。虽然一直以来感叹林妹妹“漂泊亦如人命薄”的凄惨,讨厌“任是无情也动人”的薛宝钗的...[浏览全文]

  •   我知道他们不喜欢这古镇,所以他们一路走的很快,象一阵风从街头穿过了小巷子。  街道狭窄,折折拐拐。门板上的漆变色了,门坎下的那截儿,漆还脱落了。木质灰黑,没有当初红的好看。  顺一边儿看过去,街道都是一个颜色,不鲜亮。...[浏览全文]

  •   都说春气惹人,雨水刚过,春息就扰动得我成夜难免,脑细胞活蹦乱跳,陈年旧事在脑海里翻腾,于是乎就翻腾出我的语文老师来。  我的第一位语文老师,也是我的启蒙老师,是我母亲。我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都是母亲教的。母亲教识字...[浏览全文]

  •   我们人生的旅程中经常会有“等着”的意识:  “等爸爸妈妈有时间领你去游乐园,等你长大了我带你去旅行,等有时间了领爸爸(妈妈)散散心,等有时间了咱们亲朋聚一聚……”。  熟不知这一等...[浏览全文]

  •   “我在春天等你,思念随风化做雨,等待花又开的时候和你在一起,天地之间守着我们的唯一”,可惜,这里再也找不到你的气息,也许在你的城市里,早已有人把我代替,若果真是这样,那我会祝福你。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不经意的...[浏览全文]

  •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的心头,有了忧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心中就没有了孩子一样的天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那一份纯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心中多了一份深沉。曾经敞开了胸怀,也想要显示着激情澎湃,想要变得豪迈,拥抱着整...[浏览全文]

  •   我赞美白杨,是因为白杨有昂扬向上的精神;我赞美松柏,是因为松柏四季常青的魅力。然而,让我魂牵梦萦的却是柳树。可以说,柳树是高原春天的使者。  春天在高原虽然不比江南那样及时,那样鲜艳。可是,只要她一旦步入高原,纵然...[浏览全文]

  •   编辑荐:习惯了遗忘,就像林间的小鸟,随风走遍感动过的地方,遇见时欢乐的,再见不再相见、放下提不起的缘,孤独的旅客只是习惯了遗忘,让我们都不为难。  人山人海情义太平常,看过许多的故作坚强,时光总在飞短流长斩断了牵绊,就算...[浏览全文]

  •   其实,我是一个从未见过大海的人。  小时候总是望着家乡东面的大山,期望有一天能够翻过大山,走向大海。  等大一点的时候才晓得了,山后面依旧是山,总是翻不完的山,但我依旧执着地认为,等我翻遍所有的山后,就能看到大海!  是的...[浏览全文]

  •   前几天,腾讯新闻上报道了这样一件事:河北省邢台任县一名女子,因其养母没有将卖地所得的13万元钱给她,便当街殴打老人,在不到10秒的时间内向老人连踹了十余脚。村民们见状,纷纷上前劝阻,可该女子并不听,然后便有人怒而攻之,也...[浏览全文]

    页次:1/43 每页25 总数1071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散文随笔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