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的肩膀

    2022-05-09

                                                          从我记事起,留给我最早、最深的印象,就是骑在父亲的肩膀上。   那个时候乡下的物质生活高度匮乏,作为每家每户顶梁柱的父亲,终日辛苦劳碌奔波不说,还要愁一家人的吃和穿,干活累得半死不活,回到家里瓮里的粮食...

  • 亲情永远

    2022-05-09

                                                                  “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每当听到这熟悉的旋律...

  • 对面的灯光

    2022-05-09

                                                          对面的灯光熄了,表嫂走了!   从我的封闭阳台向下看,对面楼最下层的一个窗户里时或有黄色的白炽灯的灯光亮起。这在日光灯等现代灯具普及的本城来说,已属罕见了。间或一个瘦小的老妇人的身影,偶尔在窗口挪动...

  • 母亲的村庄

    2022-05-09

                                                          在那里,你总能看到这样的清晨:大雾弥漫着整个村庄,看不见角楼的屋顶,看不见奔走的山羊。上学的孩子们嘻嘻哈哈走在路上,却看不见人。小学里五星红旗隐在云端。早起的农妇吆喝着自家的猪仔,消失在赶集的浓雾里&h...

  •                                                               姑父的礼物,对于我来说是受益一生的精神财富,他的言传身教让我在幼年的心灵中就对勤劳节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现今,到处都在提倡“勤俭节约”,这使我更是常常念起我的姑父。当年...

  •                                                       叔叔是个精明人,做木匠时远近闻名,木匠不行了,就转行打理果树。   打理果树,他是外行,曾经的徒弟成了师傅;待到自己成了内行,徒弟早又办起了工厂,跟不上趟儿,也没心思跟,就把全部精力倾注在四亩半果树上。   ...

  •                                                               晚饭之后,他要上一会儿网。   输入密码,打开电子信箱,删掉那些杂七杂八的广告,他的眼睛在一封邮件上停留了半秒,然后点了删除。他回头看了看书架,茨威格的那本书安静地立在那里。   等...

  •                                                               北方的冬天寂寥而苍凉,干枯的树枝,像一头没有梳理的乱发;光秃秃的山顶,更像谢了顶的老头;结了冰的河面,就像一条银色的懒虫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在这个块贫瘠的丘陵之地,在这个沉寂的季节,几乎...

  •                                                       那一年,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父亲加入了搬运工的行列。拉起借钱买来的一辆旧板车子,就踏上了去宿州拉煤的路。   那时候,板车底盘是小轴头的,走不多远就会死档。遇到这种情况,父亲就用木棍把车身顶起来,给车轮...

  •                                                               阿华是我高中时的同窗,今年春节他从深圳回到了家乡,没过两天我也从上海返回了家乡。   我请阿华陪我去逛春节庙会,阿华推说要在家里陪伴父母,婉言拒绝了我的邀请。过了几天,我通知阿华去...

总:144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